當前位置:首頁 > 武俠修真 > 一品修仙

第四一四章 被抹掉了門的記憶,流年不利不宜出門

  • 作者:不放心油條
  • 類型:武俠修真
  • 更新時間:11-07
  • 本章字數:10313

“在東面么?竟然真的有這么個怪胎?不可能有人比我速度更快了,那就是我想岔了,是那頭狡猾的貘碰到硬茬子被干掉了。”

“算了,去見見吧。”

“這是哪來的怪胎?一個人身上能有這么多種力量?還是堪輿師黑心病犯了,拿了塊假的玄龜背甲糊弄我?”

這幅不斷變化的抽向畫面不斷扭曲之后,化作一縷氣息,鉆入男子的眉心。

男子遙望著東方,一頭霧水的撓了撓頭。

其內氣息流轉,不斷的變換,忽而漆黑一片,忽而沉穩如山,忽而又浮現出五色光華,最后隱約之間還能看到一縷縷金光暗藏……

男子如同能用肉眼看到一般,望著這幅景象,神情之中的疑惑更濃了。

一個月的時間,惡補了不少常識性的東西,又用各種手段,弄到了所有能弄到的書籍,學習這里的文字,學習這里的法門,再熟悉這里的大環境。

時間一點一點流逝,秦陽也不急,有這種機會,多待一段時間也未必有壞處。

男子一臉無奈的笑了笑,身形緩緩的化為虛無,徹底消失。

……

時間一晃而過,秦陽已經在腳下這座名為翁城的城池里,待了一個月的時間。

雙目緊閉的男子,站在原地,拿出一枚干枯的龜甲,斟酌了許久,將其捏碎了拋了出去。

“希望有用吧,這塊玄龜的背甲,可是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……”

龜甲的碎片在半空中,不斷的崩碎,化作齏粉,猶如一團煙霧忽然炸開。

這的確是一門堪輿秘法,乃是望氣斷吉兇,再找到生機所在的法門。

秦陽磕磕絆絆的嘗試著弄明白,嘗試著修行,日子就這么一天天的過去。

忽然有一天,正在看書的時候。

就見懷中的飛鸞令,忽然亮起了一絲微光,紫鸞也從房間里沖了出來。

“這是有我們的人在附近,對方在嘗試著尋找我們的位置。”

“青鸞?”

“除了她就是大帝姬了。”

秦陽立刻催動飛鸞令,飛鸞令上浮現出一絲光輝,與遠方的什么東西遙相呼應。

等了足足一個時辰之后,才見天空中亮起一點微光,光輝拖著長長的尾巴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落在了他的宅院里。

但是看到來者,秦陽的心里就忽然一個咯噔。

來了五個人,為首的一個老者,一襲黑袍,臉上帶著和煦的笑意,他的身后,四個周身煞氣濃重之極,全身上下都被盔甲籠罩的甲士。

四個甲士氣勢匯聚之后,更是穩穩的壓了紫鸞一頭。

這四個甲士,起碼都是道宮強者。

而為首的那個笑的很是慈祥的老者,更像是一汪深潭,深不可測。

跟在一旁的紫鸞,面色大變,不等她說話,秦陽就率先一步跨出,將她擋在后面。

這是秦陽跟她約好的暗號,只要遇到秦陽主動出頭的情況,她最好都一句話不要說。

“不知各位蒞臨,有失遠迎,贖罪贖罪。”秦陽笑呵呵的拱了拱手,稍稍一頓之后,繼續道:“請恕在下眼拙,不認識各位,不知各位是?”

老者笑呵呵的看著秦陽,又看到秦陽懷中的飛鸞令,同樣一拱手。

“老夫乃是神庭大祭酒,奉了嬴帝法旨,前來歡迎從他界遠道而來的客人,諸位乃是他界中人,不明白此界玄妙,為了避免有此地的生靈,跨界而去,也為了爾等的安危,必須要化去你們的一部分你們怎么來的記憶。

不然的話,有一些生靈,甚至可以憑空納取你們的這一部分記憶,為禍天下。”

“大帝姬呢?”紫鸞忍不住開口了。

“大帝姬身份尊貴,自然是做出了表率,你們放心,大帝姬愛惜下屬,生恐他人手腳不利落,才托了老夫親自來一趟,你們且放心好了,此法有益無害,你們只是會忘記怎么來的這里而已。”

大祭酒笑的很是和煦,看到紫鸞似乎有些疑惑,就又補充了一句。

“你們若是心有疑惑,老夫可以先帶你們去見大帝姬也行。”

秦陽眼睛微微瞇了瞇,拉住了紫鸞,用力捏了她一下。

“原來是大祭酒親臨,失敬失敬,大祭酒事務繁忙,哪還能再多勞煩大祭酒,就聽大祭酒的,既然大帝姬無事,我們就放心了,正好到了新界,多游歷游歷,長長見識也是好的。”

“這位小哥倒是爽快,不知高姓大名?”大祭酒認真的看了秦陽一眼,臉上的笑容更加的和煦了。

“賤名不足掛齒,大祭酒直接開始吧,想來你們這種大人物,肯定很忙的,就不耽擱時間了。”

“多謝小哥體諒。”大祭酒笑了笑,拿出一個印璽,上面雕刻著一頭沒有眼睛的異獸。

大祭酒伸手一托,印璽飛到秦陽面前,上面的異獸也如同活了過來一般人立而起,它的腹部,有一只散發著幽深詭異光輝的眼睛。

“小哥只需要想一想你們怎么進入此界就行。”

“好。”秦陽憨笑一聲,配合的不得了。

回想著自己怎么從迷霧里,進入到這片念海的。

霎時之間,他的眉心里,一縷縷虛幻的青煙飛出,隱約可以看到一些扭曲的圖像,正是他怎么進入這里的畫面。

青煙徐徐飛出,落在印璽之前。

印璽之上的異獸眼睛里,射出一道幽光,直接將青煙剿滅。

而這一段記憶,也隨之消失在秦陽的腦海里。

秦陽弄完之后,摸了摸腦袋,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的表情。

“大祭酒大人,我這真的忘了啊,這下不會有什么隱患了吧?”

“放心,不會,之后你就可以隨意活動了。”大祭酒笑的很是慈祥。

秦陽看了看紫鸞,微微瞇了瞇眼睛,示意紫鸞趕緊從善如流,別說話,一個字都別說。

很快,紫鸞這一段記憶也被湮滅。

大祭酒準備走的時候,秦陽搓著手走上前,一臉羞赫。

“這個……大人,我有一事相求。”

“何事?”大祭酒的腳步一頓,眼神也微微一凝。

“是這樣,我們初來乍到,什么都不適應,你那里有沒有什么此界的典籍,讓我們看看,省的我們什么都不知道,元石都不認識,之前還鬧了笑話……”

聽到這話,大祭酒凝聚的眼神也隨之消散,很是爽快的一揮手,一摞摞書籍,還有各種玉簡、獸皮、金箔書冊,都隨之落在了地上。

“哈哈哈,原來是此事,正好老夫這里別的不多,就典籍最多,這些也不值過什么,就全部送給小哥了。”

“多謝大人。”秦陽看著這些典籍,眼睛里都在冒綠光,現在的心情絕對是真心實意了,他能得到的典籍,跟這位大祭酒隨手丟出的典籍,差距起碼都還有六七層樓的那么高。

“年輕人不錯。”大祭酒笑呵呵的點了點頭,帶著人離去。

等到人徹底消失之后,秦陽樂呵呵的收起典籍,拉著憋了好半晌的紫鸞回到房間,全部封閉之后,臉上的笑容就瞬間消散,破口大罵。

“老王八吔屎啦!”

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紫鸞眉頭緊鎖,開口發問,縱然她不太懂,看秦陽此刻的表情,也知道,肯定不是好事。

“還能怎么回事,你不是說除了青鸞就是大帝姬么?”

這話問出口的瞬間,秦陽就忽然悟了。

“除了這倆,還有可能是大帝,對吧?”

“是……”紫鸞點了點頭:“飛鸞令本身就是大帝賜予大帝姬的。”

現在徹底確認了,大嬴神朝的那位大帝,本尊就在這里。

甚至可以確認,嫁衣出現在這里,絕對不是意外,絕對是這個老王八蛋故意的。

他的根基,就在大嬴神朝,而嫁衣歸來,絕對是最大的變數,他要杜絕這個變數,最好的辦法,就是不讓嫁衣回去。

而嫁衣身為大帝姬,在神朝故舊眾多,大帝也找不到理由,可以名正言順的讓嫁衣殺青,不能讓嫁衣死,最好的辦法,自然是引到這里。

再利用后來者對這里不了解,不知道踏入念海的瞬間,就會留下一座門。

讓他們忘記門在哪里,自然而然就會被困在這里。

就算是事后暴露,他也可以有一萬種理由可以解釋為什么這么做,至于嫁衣信不信,心里怎么想,也改變不了木已成舟,回天乏術。

“你說話啊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為什么還要讓我……”

紫鸞的話沒說完,秦陽就一聲冷笑。

“還能怎么回事,你傻么,還沒看出來么,那個笑瞇瞇的老烏龜,實力比你還要高,剩下四個甲士,實力都不在你之下,但凡我們猶豫反抗,絕對是必死無疑的下場,既然這樣,還不如裝作什么都不懂的傻子,主動配合,反而還能麻痹對方,順帶撈點典籍。”

“你別說話了,好好去研究那些書籍吧,老烏龜身為神庭大祭酒,手里最差的東西,在外面都得不到,好好研究一下這里的東西,做好一切準備,才是應該去想的,你也別問我了,我說出口,你知道了,可能就是隱患。”

秦陽丟下這些話,就閉上眼睛,將意識沉入到海眼里。

找到黑影之后,秦陽沒廢話,直接發問。

“我知道了屬于我的門的事,肯定不會什么都不準備,你記不記得我的門在哪里?還是我留下來什么手段?”

“怎么了?剛才你怎么忽然將這里全部封閉了?”

秦陽將事情說了一遍,黑影似乎有些意外。

“沒想到……”

一聽黑影沒炸毛,沒嗷嗷叫著喊“秦有德你完蛋了,還讓我跟你一起困死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”。

秦陽趕忙打斷了黑影的話。

“好了,你別說了,無論是你記得,還是我留下了什么,你都什么別說,暫時別讓我知道。”

“好。”黑影應了一聲,又問了一句:“接下來你準備怎么辦?”

“還能怎么辦,這樣正好還讓我放心了點,起碼不用整天琢磨著,那位野心勃勃的大帝,到底要干什么,我忘了我的門在哪里,正好對方也能放松警惕了,就先老老實實的在這里待一段時間,也能安心修行一下,機緣難得,又能徹底讓對方放松警惕。”

“你心里有譜就行。”黑影也松了口氣,跟了秦陽這么久,雖然老愛搞幺蛾子,但起碼大部分時候,都不打沒把握的仗。

尤其是關乎小命的時候,還都挺靠譜的,沒那么容易死掉。

“最近你就將魔手的力量,一直覆蓋在我體表吧,省的我逸散出去念頭,你將你對于念海,或者對于眼下世界,知道的一切,都告訴我,事無巨細,想到了什么就說什么。”

“行。”

秦陽意識回歸,徹底松了一口氣,剛才那段記憶消散之前,倒是能有心里準備,可消散之后,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否還記得門,其實也有點慌。

不過想到自己這么主動配合,肯定會有后手的,索性去他娘的,再厚著臉皮要點好處,讓對方覺得他就是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更好。

紫鸞一句話不說,老老實實的按照秦陽的安排,去整理察看那些典籍。

秦陽大體掃了一遍,關于門的事,還真的是一點都沒有,全部都是這片世界里的東西。

若非黑影之前說過,他可能到死都不會知道門的事,被坑了也不知道。

“果然,笑瞇瞇的家伙,都不是什么好東西!不是色狼就是老銀幣!”

整理了書籍,秦陽就開始抱著一本博物考看了起來,上面記載著這里的各種東西,從靈藥到礦石,全部都是神庭官方整理的,外面未必能輕易找到。

“紫鸞,大帝姬現在沒事,你不用擔心了,記住了,咱們可能要在這里長待了,這里有元氣,你抓緊時間修行,這是難得的機緣,起碼十年,你記住了,十年之內,都不要去找大帝姬。”

戲要做全套,他們現在就是沒一個新世界迷花了眼睛的外來者,迷失在這片元氣的海洋里,抓緊一切時間,去修行,去學習。

秦陽狠下心,十年時間,要是十年時間,對方還沒徹底放松警惕,那就真沒轍了。

要說他們沒留下什么手段,什么人來監視,秦陽是根本不信。

而能長期監視他們倆,卻不被發現,實力起碼跟紫鸞一個層次的。

就不信這些龜孫,會讓這么一位強者,用十年的時間,來監視倆一個比一個能宅的住的人。

看誰耗過誰。

只要有書,有新的東西可以學,宅個一百年,都是很隨意的事。

而紫鸞,看她的樣子,只要有東西可以研究,宅個一千年怕都不是難事。

秦陽沉下心來,開始慢慢的學習大祭酒留下的那些典籍,里面的知識涉獵極廣,從功法到游記,再到各種東西的介紹,應有盡有。

秦陽樂在其中,一頭扎了進去。

反正只要不是嫁衣親自找來了,秦陽打定主意,將這些東西全部研究完之前,哪也不去了。

流年不利,不宜出門。

這次算是深刻的明白了,什么都不懂的情況下,除了偶爾可以莽過去之外,大部分時候,怕是被人坑了,還會樂呵呵的幫著人家挖出墓坑自己跳進去。

至于那個覺得坑了自己,自己也不知道的老烏龜,時間長著呢,走著瞧。

先拿小本本記下來再說。

咦,小本本呢?記得之前是放在這個儲物戒指里了啊?難道在手環里?

這個世界的背景,應該就是在上古時代,只不過是殘缺不全的而已,只是上古時代的一角。

很多東西,很多知識,都跟他所在的時代不同,比如說秘寶,在這個時代,就是普通的法寶而已。

想要煉化煉制秘寶,需要的也都是元氣孕生的材料,需要依靠元氣的修行之人才行。

而獸皮之上的文字,也學了一些,翻譯別的獸皮未必可以,可他手里這塊獸皮,差不多已經能看懂了。

結合自己的堪輿知識,將獸皮上的內容,也弄明白了七七八八。

閱讀一品修仙最新章節 請關注未來小說網(www.cprqxq.live)

(快捷鍵 ← )上一章 目錄(快捷鍵 enter) 下一章(快捷鍵 → )
江西时时彩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