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玄幻魔法 > 修破玄尊

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覺醒者

  • 作者:少個
  • 類型:玄幻魔法
  • 更新時間:02-14
  • 本章字數:3254

“冰屬性覺醒!”

楚晨很震驚。

他們眼中充滿了恐懼,秀眉蹙緊,急著要見楚辰。

楚陳一定能打敗白一飛嗎?

楚晨的臉色終于變了。他看到白一飛很震驚。

其他人點頭表示同意。

月巖和李都震驚了。

白色不是體內迅速凝結的藍色冰晶。

這塊冰晶就像套在他身上的冰藍色戰服。

他并不認為白是一個真正的財產覺醒者。

它也是一個突變的冰覺醒者。

那些被喚醒的人通常比同等級別的人要好得多。

另一個人激動地顫抖著,興奮地說:“這并不是說武哥真的是天才。他喚醒了冰的屬性!”

“一個人也沒有!”

另一個人充滿了驚奇,驕傲地說:“如果你醒來看到的是冰屬性,不是說武將哥的戰斗力更強,那么楚臣就會死!”

目前,白并沒有,非常驚人。

他的身體里有一種可怕的寒意,站在那里讓人不寒而栗。

“我已經意識到了沒有人知道的屬性。”

白還得意地說:“因為沒有人可以強迫我使用屬性的力量!”

他是世界上最驕傲的人。

一路上,踩著無數的天驕,到如今。

天下沒有哪一位天驕能抵擋他的無敵鋒芒。

所以,這種力量一直被隱藏著。

“你很強壯。你是我見過的最傲慢的人!”

白沒有看著楚陳,反而稱贊他。

楚晨曦的確是他遇到的最邪惡的天驕。

17歲,早期階段的培養達到峰值的煉金術領域,和劍的方式達到了劍的時候,能量就像一道彩虹,和惡魔的戰斗力量可以匹配的入門級后期的煉金術領域。

這種人可以被稱為怪物。

就連屬性覺醒者白也感到自卑。

因為他在楚陳的年齡,他的脈搏才剛剛打開。

這就是差距,巨大的差距。

因為楚陳的邪惡,他更想殺死楚陳。

因為這兩個人之間的仇恨已經結束了。

他決不允許一個邪惡的敵人成長。

“所以你應該得到我最好的!”

白也不看著楚臣,舉起長劍,冷傲道:“我們的戰斗,才剛剛開始,你的頭,就要被我砍了!”

“哼!”

楚陳冷冷地哼了一聲,得意地說:“就算你醒了,你還是會失敗的!”

“到現在為止,你還在吹牛!”

白聽了楚陳的話,并不冷笑。

“沒問題!”

白逸飛搖了搖頭,眼里頓時冰冷,充滿殺氣:“何必跟死人說話?

“這是飛起來了!”

看著白義飛的翅膀撲扇著直向天空飛去,同伴們都驚呆了。

飛翔,這是無極的能力。

他們沒想到白會飛。

擁有在煉金術領域飛翔的能力,就等于擁有了懸掛一切的能力。

“不是說武哥真聰明!”

一個年輕人看了看天空,驚呼道:“楚陳被擊中了,飛上了天空。他不能使用他的力量,不是他的軍事哥哥。那么楚陳就是活靶子了!”

“不錯!”

看著另一個人點了點頭,說:“在天上,它不是戰無不勝的武哥!”

“那孩子終究會死在他那尚武的哥哥的劍下!”

別人對你充滿期待。

與這些人的誓言和自信言論相比,道瓊斯和月巖要平靜得多。

此外,他們的臉有點奇怪。

如果那些人仔細觀察,他們會發現他們并不擔心楚陳的安全。

因為,他們都知道,楚晨也能飛。

上面的天空!娃

楚陳搖了搖他麻木的右臂。

在白一飛使用了屬性力量后,戰斗力確實有了很大的提高。

楚陳剛收下兩柄劍,胳膊就酸了。

老虎的嘴里和手臂上都流著淚,鮮血四濺。

幸運的是,楚陳有強大的生命力。

這只是一種精神運動。這些撕裂的傷口會立即修復,手臂的麻木感也會消失。

楚陳低下頭,望著天空,白的不是。

“想在天上解決我!”

楚陳冷笑了一聲,抬起了頭。

“不幸的是,我能飛!”

白不能在煉金術的領域里飛翔。他使用屬性的力量。

楚陳能飛,靠的是他堅強的意志和堅實的元。

雖然兩者都能飛,但它們不一樣。

楚國的陳國并沒有立即得到振遠的羽翼。他在等待。

等待一個偉大的時間。

這是扭轉局面的時候了。

楚晨凝視著白一飛,計算著他們之間的距離。

白色沒有裝備冰翼來穿透天空和上升到天空。

他看著楚陳,眼里充滿了驕傲和自信,還有森漢的殺人機器。

很快。

白也追上了楚晨。

白望著楚陳,也苦笑著說:“孩子,絕望吧!”

他離楚陳只有100米遠。

只有一扇冰翼才能達到這個距離。

白沒有笑。他身后的冰翼振動著,以非常快的速度攻擊著楚陳。

楚晨凝視著白一飛。

一百米,八十米,六十米

這兩個人之間的距離正在迅速拉近。楚晨屏住呼吸,緊緊地握著雷炮。

三十米,二十米

十米!

一時間,他們之間的距離只有十米。

不眨眼就能達到這個距離。

下面的人都在目不轉睛地看著天空。

他們屏住呼吸。

靜靜地等待最后的結果。

“那孩子,他死了!”

“看,下一秒,砍下他腦袋的不是武大哥的劍!”

“他做的!”

這時,白一飛的同伴們都把楚晨判了死阿刑。

在武吉之下,在天空中,白不是戰無不勝的。

此時,李道瓊和岳巖也緊張地握緊了雙手,而梅某則目不轉睛地望著天空。

“楚陳為什么不展翅呢?”

李·道·瓊斯焦慮地想。

“陳迪在等機會嗎?”

月巖美麗的眼睛閃爍著,心里說:“時機成熟了!”

“我們到了!”

這一刻,楚晨感動了。

涌動的振遠正涌到身后,一雙翅膀正在展開。

真正的元之翼出現了。

“該死,怎么可能!”

本來滿懷自信的白義飛看著楚晨身后振遠的翅膀,他驚叫道,他的臉簡直令人難以置信。

一時間,他很害怕。

“不!”

白一飛的心狂跳不止。他感到了危機。

“你認為你能飛嗎?”

楚晨冷笑,振遠的翅膀突然抖動起來。

在翅膀拍動的力量下,楚晨的身體以極快的速度劃過一道弧線,來到了白一飛的身后!

手中的水雷槍高高舉起。在礦炮的頂部,有無與倫比的邊緣。

耀眼的雷聲劃破了天空。

這時,楚晨的眼睛銳利起來,雙手緊緊握著雷槍,將它擊碎!

我的槍速度太快了。它撕裂空氣,產生音爆。

電閃槍上的雷聲和閃電是明亮的,它發出的鳥鳴聲使人感到麻木。

這把搶,用楚晨光積蓄了全身的力氣。

與此同時。

他胳膊上的冰晶迅速延伸,包裹住他的右臂,最后凝結在他手上的水龍頭。

白拿著冰旋劍,就像冰龍吐出冰旋劍一樣。

更重要的是,一雙冰翼在白翼飛身后凝結,完全被冰晶凝結。

白發蒼蒼,冰藍色的戰衣,一雙冰翅膀,握著冰軒的寶劍。

閱讀修破玄尊最新章節 請關注未來小說網(www.cprqxq.live)

(快捷鍵 ← )上一章 目錄(快捷鍵 enter) 下一章(快捷鍵 → )
江西时时彩app下载